胡床,施轉關以交足,穿便縧以容坐,轉縮轉瞬,重不數斤。 相傳明皇行幸頗多,從臣或待诏野頓,扈架爬山不克不及跤立,欲息則無以托身,遂創意如斯。其時稱逍遙座。

  —— 宋  陶毅《清異錄》

5405 明末清初 黃花梨麒麟壽字紋圈背交椅5405 明末清初 黃花梨麒麟壽字紋圈背交椅

  長63.5厘米,寬40厘米,高100厘米

  RMB:15,000,000-20,000,000

備注:備注:

  1。 拉菲·Y·莫塔黑德(Rafi Y。 Mottahedeh)密斯舊藏

  2。 紐約蘇富比(微博),1990年10月18日,編號618

  3。 美國珍藏家約翰·W·格魯伯( John W。 Gruber)舊藏

  4。 紐約佳士得,1998年9月16日,編號32

  5。 北美十面靈璧山居舊藏,編號EK22,購自埃斯肯納齊(Eskenazi)

紐約蘇富比,1990年10月18日,編號618紐約蘇富比,1990年10月18日,編號618
紐約佳士得,1998年9月16日,編號32紐約佳士得,1998年9月16日,編號32

  出書:

  1。  Orientations,‘優雅的流浪-中邦交椅’,莎拉·漢德勒(Sarah Handler),1992年1月,頁94

  2。  Austere Luminositf of ClassicalFurniture(中國古典家具的輝煌),莎拉·漢德勒(Sarah Handler),2001年10月,頁65,加州大學出書社(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3。《明式家具圖案研討》,張輝,2017年3月,頁51,故宮出書社

  Austere Luminositf of ClassicalFurniture(中國古典家具的輝煌),莎拉·漢德勒(Sarah Handler),2001年10月,頁65,加州大學出書社(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明式家具圖案研討》,張輝,2017年3月,頁51,故宮出書社《明式家具圖案研討》,張輝,2017年3月,頁51,故宮出書社

  本例圈背交椅在內的一套四件圈背交椅的外型、尺寸等皆雷同,個中一件現藏故宮博物院(爲故宮博物院1958年收買,見《故宮博物院藏明清家具選集·椅》),另外壹對爲台灣汗青博物館舊藏(見《台灣汗青博物館國寶鑒賞·玉雜器卷》),本件本例與故宮所藏者麒麟的朝向兩兩對稱,本爲一對。

《故宮博物院藏明清家具選集·椅》,件 2,頁 20,故宮出書社《故宮博物院藏明清家具選集·椅》,件 2,頁 20,故宮出書社

  《神韻與光輝——陝公汗青博物館國寶鑒賞·玉雜器卷》,2006 年,頁 220、頁 221,三秦出書社

宋《蕉陰擊球圖》?故宮博物院藏宋《蕉陰擊球圖》?故宮博物院藏

  在椅類當中,交椅多是最奇特又出身如謎的種類。其外型像是聯合了漢人的半圓形憑幾或方椅的靠背與胡人的馬紮底座。交椅最早湧現于遼、宋,比其他的傳統椅類晩了兩三百年。究其起源已無從考據,固然演化的來源不詳,但曆經漫長的發展進程,交椅終究已不再是平常庶民們應用的家具;應用者的位置節節攀高,終究爲高階的王侯將相所公用,特殊是曆代皇帝和貴族們在宮外巡遊、佃獵時常常應用,以表征其高尚的身份和位置;

金 《義勇桃園王位》金 《義勇桃園王位》

  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爾米塔什博物館藏

  依照根本的外型,交椅分直背與圈背兩種。至于圈背者,宋人張端義《貴耳集》有相幹的描寫:“今之校椅,古之胡床也,自來只要栲栳樣,宰執隨從皆用之。”而元朝《漁樵記》寫道:“那相公滾鞍上馬,在那道傍邊放下那栲栳圈銀交椅。”宋朝文獻《集韻》、 《廣韻》等對“栲栳”的批注爲:“愚昧竹、柳木爲圈形器物”。其時,所言的“栲栳樣”與“栲栳圈”就是圈背扶手的意思;並且“交椅”的記錄也解釋交椅高尚的位置,和爲“宰執”與“相公”之類的人供給巡遊的辦事。

明晚期 交椅模子 明魯荒王朱檀墓明晚期 交椅模子 明魯荒王朱檀墓

  在很多的宋元繪畫裏,讀者能看到應用交椅的畫中人都具有極高的社會位置,出門在外時交椅都隨行在側。常被援用的南宋《春遊晩歸圖》中,有一老臣騎馬踏青回府,隨從之一扛著圈背交椅。《鍾馗嫁妹圖》也描寫一鬼仆背著鍾馗罩了臯比的圈背交椅。交椅不只是位置的意味,並且便于出行攜帶。

明 《明宣宗宮中行樂圖》明 《明宣宗宮中行樂圖》

  故宮博物院藏

清乾隆 郎世甯《哈薩克斯坦貢馬圖》清乾隆 郎世甯《哈薩克斯坦貢馬圖》

  法國吉美博物館藏

  明初《新編對相四言》是一本現代的看圖識字讀物;個中椅類家具惟獨“交椅”列冊,這也能看做是交椅獨具主要位置標記的表示。明初朱檀墓中有大量陪葬的冥器家具,對明晚期家具的研討深具價値。

明晚期 《新編對相四言》中的交椅明晚期 《新編對相四言》中的交椅

  明中期《竹園壽集圖》中,望文生義是三位同値六十歲大壽的人在竹園雅集,有吏部尚書屠庸、戶部尚書周經、禦史侶鍾;大官們都坐在著紋木交椅。明初《宣宗朱瞻基宮中行樂圖》與清初《康熙南巡圖》中,也分離刻畫禦用交椅。前者是宣德皇帝在皇家禦花圃行樂,主位是朱砂紅漆交椅;後者是康熙皇帝在外巡查,坐于金漆交椅上。不管是巡行、佃獵、遊園及任何特別場所,交椅除挪動便利的特色外,還具有彰顯皇帝威儀之功效。

清乾隆《皇明禮器圖式》鹵簿中的交椅清乾隆《皇明禮器圖式》鹵簿中的交椅

  固然現代石雕、繪畫、及文獻湧現大批交椅的訊息,存世交椅什物卻不成比例,遠不如其他椅類多,特別是圈背式交椅。圈背式交椅的外型與傳統的椅子在結構上有很大的差異。圈背扶手部位不只易于破壞,腳踏和托泥也輕易流失;歲月婆娑的鉸釘因磨損、鏽蝕而斷裂。是以,年月長遠又保留優越的交椅其實不多;但是,交椅的奇特性和出身如謎的特征使人難以忘記。

  ——《神聖之交椅》

  [美]柯惕思 現代家具學者

  交椅寶貴,其緣由有文學典故的強捍傳說,又有宋之風儀的淵源,複加什物資本的稀缺。然則,它能讓各大藏家翹首以盼,競相追逐,其本身須有弗成代替的奇特魅力,魅力安在?

  在明式家具中,交椅構造標新立異,全身無任何垂直構件,上部椅圈和鵝脖兩重三彎,下部“X”型穿插。正面旁觀,成“之”字形。所以,全身充斥三彎形和活動的線向,悠揚婀娜。從45度的側正面旁觀,特別覺得曲線的動勢和幽美。

  交椅不屬于尺度,相對慣例家具,仿佛它的構造有不公道的地方。然則,它的特質正好在此,作爲橫平豎直構造的家具的對峙面湧現,不守規矩,防止湧現直角,經由過程活動感和斜向設計完成了更豐碩的空間變更。在劍走偏鋒中,構件互相支持,在斜欹中找到均衡。交椅以奇特的角度擴大了古典家具的設計形式空間。這朵古典家具中的奇怪之花,讓人聯想到國際修建界的“女魔頭”紮哈·哈迪德的作品。

  至于此拍品交椅,可稱是華麗有加。三段靠背板上,上段雕螭龍體壽字紋,將文字與拐子螭龍紋精巧合一,看上去是壽字,又暗含著螭龍形神。

  中段上的圖案最爲精彩動聽,上方祥雲朵朵,像被風吹拂,偏向分歧,充斥韻律感。不管籠統畫照樣具象畫,畫像畫好已難,而能以韻律總攬紛雜的畫面更難。

  雲下爲麒麟紋,麒麟爲傳說中的瑞獸,樣貌融會了龍首、馬身、馬蹄、蛇麟、牛尾。黃花梨家具中,雕麒麟者多矣,遍不雅之,抽象無出本椅麒麟之右者。其凜然回想,姿勢壯健。橫目巨口,鬓毛飛揚。身軀如寶駒,碩長而豐滿,形神之勝使人叫絶。昔日仿古家具制造如火如荼,如需麒麟之紋,當以此爲首選範本。

  其下端爲洞石瑞草,一朵靈芝紋反向而來,恰好完成了一個均衡的底座構圖。

  窄窄的前梃面沿上,亦很有構圖功力。雙螭龍間雕螭尾紋,螭尾紋下延,成爲梃下端邊線,至兩頭上拐,複又演化爲螭尾紋,一條線腳趁熱打鐵,貫串高低閣下全局。

  在各類椅具甚至各類明式家具中,交椅是最柔嫩軟弱的一款,是一種最難久長保存、傳播的器具。它最易夭折,故存世稀疏。其夭折之因是:

  1。 其構造上缺少反正支持,本身本不牢固,所以常以鐵件、銅件加固交代處。後腿和彎轉的部門,豈論榫卯造得若何慎密,是弗成能承重得好的。

  2。 它作爲常常外出攜帶的折諜家具,搬來搬去,易損易折。

  美國某博物館曾展覽一把交椅,並許可觀賞者親自試坐。一日,壹名瘦削的不雅衆興趣沖沖地上前一試,只聽得轟然聲響,交椅回聲破裂倒地。最初只好由技師們爲其重塑金身。

  悠悠幾百年來,不知有若幹個“莽漢”親近過量少交椅,並毀失落它們。這段趣事正好解釋如斯易毀的家具,弗成能是那末完全的。

  據懂得,存世的交椅大多半都毀傷過、修配過。一些交椅的修配處不是一星半點兒,而是占整器的絶大部門。更有甚者,有的在多次的補綴和遷就其他老估中,已非原檔之形制。假如不是作爲存量稀疏的交椅,已無珍藏的意義。就是說,假如換成其他種別的黃花梨家具,那末大範圍的補綴,其價値已衰竭殆盡。然則,交椅破例。其完全者少少,價値極高。不完全的,價値也不低。若幹頂級藏家以具有一張交椅爲平生希望。“凡事常常不得已,退而求其次”。

  對交椅來說,完全之物極其罕有,公道的補綴、修配是完整正常的。然則,不管若何,明式家具遺物天然以完全爲最好之選,而完全的、根本完全的交椅更是尤其寶貴,可遇弗成求。

  一同前往保利庫房品鑒黃花梨交椅的還有兩位古家具的資深內行,他們見到交椅,從上到下,詳審交椅的每節、每塊。最初,一番感慨,說到:“唯壹小修,接近完全,若幹年來未見如許的交椅”。

  ——《黃花梨螭龍紋交椅不雅感》

  交椅,就是明清時代人們心目中品級最高的制式之一。現代帝王,執政坐寶座,出巡則坐“龍椅”。龍椅就是皇上坐的交椅。明朝曆朝帝王像,要末坐在寶座上,要末坐在龍椅上。清朝宮庭外務府史估中,將造辦處制造的這類交椅,稱作“交椅式寶座”,足見其位置之崇。

  即使是在官方,坐具亦是有品級之分。位置越高,坐具品級越高。長者、高士、達官等不只居于中心地位,坐具也比其別人高等。這在浩瀚的明清時代版畫中都有表現。

  因而可知,交椅不是人人都能坐的。坐交椅是一種身份位置的意味,“頭把交椅”,成爲首級的代名詞。

  至今見諸于出書物和官方宣布的材料,和珍藏家供給的信息顯示,今朝遺存的黃花梨圓後背交椅,在國外博物館及官方珍藏家手中合計29件套。國際博物館中,故宮博物院2件,台灣博物館3件,國度博物館2件,台灣汗青博物館2件,三重喀喇沁旗中國清朝蒙古王府博物館1件。算計39件。

  上述數據中,成對存世的黃花梨圓背式交椅共有6對:國度博物館1對,美國波士頓博物館1對,台灣博物館1對,法國巴黎愛麗舍宮1對,台灣省汗青博物館1對,和台灣私家藏家1對。

  ——《淺說“頭把交椅”》

  愈來愈多的細節也證實,它們數十年前還在壹路。

  證據一:墨書款識。

  台灣汗青博物館的兩把交椅,在腳踏後頭,及座面大邊內側,分離墨書“中”、“乙”字樣。

  保利拍品之交椅,亦在雷同的兩處地位,留有墨書記號,見下圖:

保利拍品之墨書款識保利拍品之墨書款識

  這些墨書,明顯是匠人留下的,其感化不問可知。

  證據二:內側榫槽。

  四把交椅中今朝已知保利拍品及陝博交椅,座眼前後大邊內側,均帶稀有量及地位雷同的榫槽。

保利拍品以內側榫槽保利拍品以內側榫槽

  證據三:木質聯邦棍。

  四把交椅在椅圈和彎臂之間,均設木質聯邦棍,此做法在其他已厚交椅上未見。

  上述異樣地位湧現的異樣細節特點,不只註解這四把交椅手足同心,更在數十年前已經聚會在壹路,經由異樣的閱歷。

  卻不知,是如何的汗青緣由,令它們四散分別:故宮交椅收買于一九五八年,陝博的交椅也最晚至六十年月已入藏,而本場拍品,不知什麽時候,和何種門路流浪海內。

  ——《四把黃花梨麒麟紋交椅曾在壹路的證據》